你的暴烈太溫柔

這裡介紹不了我

存檔,“誰料你誰料我能合作到愛死對方”

最暴虐与最温柔:

【存檔】不走心的騙局与入戲的受害者


就目前的精神狀態,暫時是無法控制這篇的感情,寫不好就狗血又俗套。雖然本身就不是新梗,但保險起見決定暫時放棄,留个梗當存檔,順便補充點設定,什麼時候能把握住了什麼時候再嘗試,大概是有生之年系列吧。

真.踩過界的兩人,感情,行為或者各種意義上。

設定1.
盲俠表面獨立有正當工作,背地裡其實是幇黑道提供進行脫罪或類似於脫罪的善後方法,身上沒有背人命也不禍及平民弱小,但手握有各个老闆大量把柄,身在其中便平安無事,一旦想退出就會招惹殺身之禍。
【工作未定,但是是可以遊走在灰色地帶的工種。】

設定2.
gogo是私自調查,所以沒有官方支持。

設定3.
gogo堅持調查也是有咽不下斷腿這口氣,gogo的斷腿多少和盲俠有關係,但剛開始gogo不知,雖然不是盲俠直接導致的,可後期gogo得知盲俠身份捋順來龍去脈后也愈加無法接受。

設定4.
盲俠剛開始騙自己愛上了gogo,到後來騙自己其實並不愛gogo。
gogo全信了。

設定5.
關於Dean和Never和其餘眾人。

設定6.
結局BE,讓故事結束在一牆之隔的你【文申俠?谷一夏?】消失殆盡的生命。

設定待補充。


假如他们玩王者荣耀

泷谷源治x花泽类
ooc慎入

F4的聚会照例是花天酒地,也无非是飞镖桌球劲歌热舞,花泽类也照例是旁听者角色,从牌局上退下来后窝进沙发一角安分听着挚友们的趣事,不时再补充几句作为证明存在的回应。

与此同时,他点开了手机隐藏文件夹里面的游戏,王者荣耀。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个游戏风靡了整个英德,在牧野盛情邀请下花泽类也注册了游戏账户。

可能是接近深宵的缘故,右侧的邀请栏空空如也,唯一在线的阿司正侃侃而谈,哪有时间打一盘游戏,于是花泽类选择了匹配赛,也正好试用一下他出于外表买下的大乔。

对面队伍里有一位的头像看得花泽类眼熟,是前不久在美作家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少年的侧秃发型特别有标志性。

不得不说四技能的英雄操控起来并不是很容易,好不容易把眼前兵线给清了,右边草丛冒出来的人就把把人打了个残血,花泽类连忙按下技能键但杯水车薪,一个辅助的杀伤力实在太小了,来不及逃跑对手已经一个技能过来。

First Blood 滝谷源治(露娜)击杀花沢類(大乔)

游戏画面暗下来,在等待复活的时间里顺带将碗里剩下的果糊吃完,但系统不等人,自动行进间又被踏云而来的紫霞仙子打败。

Double Kill 滝谷源治(露娜)击杀花沢類(大乔)

游戏页面同时弹出来的还有聊天框的挑衅。
[全部]滝谷源治(露娜):我还能杀十个

花泽类看见ID下意识想让着对方,同时脑补了少年弯着嘴角为胜利而得意的笑容。

游戏快结束的时候大乔又给露娜送了一个人头。
[全部]滝谷源治(露娜):对面大乔你别是个傻子吧

Legendary的图标弹出后泷谷源治笑得几乎整个铃兰都听得见,他点进去评分惨淡得只有2.0的敌方大乔,抱着看看对面是多么不会玩的挑衅心态发送了好友申请。

花沢類:こんにちは

对话框里的头像看得泷谷源治一下子笑不出来了,这个在游戏里有些傻气的家伙分明是上次在美作玲那里看得自己有些发愣的人,金发和姣好的脸,一身白衣还有一枚和主人极配的耳钉,也太好看了吧。
泷谷源治顾不上回忆花泽类的模样,满是为自己更傻气的行为自责。

为什么我要击杀那么好看的人???为什么我还要挑衅他???

泷谷源治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连忙在对话框输入了“我带你上王者吧”,想了想又觉得不合适,感觉像在实力嘲讽对方技术不好,于是逐字删掉重新输入,然后揣着和花泽类并肩打游戏的美好幻想,把信息发了出去。

以后我来保护你吧。